• 2006年05月12日

    邪宗馆杀人事件·第三章5 - [【他山石】转载文章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aiolia-logs/29544263.html

     

    第三章:邪宗门的不在场证明

    5

    “混蛋,太奇怪了!”金田一胡乱摔着空咖啡杯。
    “等等,阿一,杯子会碎的。碎了,要赔的!这是理查德牌的!”美雪小声说。
    “真烦人,你怎么知道这个牌子,是不是去过那个恶男的公寓?”
    恶男指的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明智健悟警视,此人是和金田一有些关系的人物。
    最近,美雪常到他公寓去玩,金田一有些不快,毕竟美雪是他的准女朋友。
    “你吃醋了吗?”美雪边吃东西边说。
    “没,没有啊。”
    “真的……”
    “这是什么意思?我怎么会……混蛋,现在没工夫跟你说这个。”
    “是呀,好不容易带你来这家店,是想让你换换心情,也许还能对破案有帮助呢?”
    两个人只要一杯咖啡,就可以在店里待上一个多小时,“咖啡天堂”是这儿的店名,在轻井泽无人不晓。
    透过阳台的窗户,可以看到漂亮的庭院,不光是店内,就连阳台上也都是人。
    “真的是为了我吗?不是自己想来吧?”
    在金田一的追问下,美雪只好坦白了。
    “不好意思,被你看出来了。是在阿一带来的杂志上发现的。所以,就想来看看。”
    “啊,别让店里的人听到,这么好的店,当然还在了。还有其他几家想去的店,等办完案子……”
    “你真是处乱不惊,还有心情……”
    金田一知道美雪是想鼓励他一下,才这么说的。想着想着,金田一靠在椅背,环视着店中。
    内部装饰与自然环境浑然天成,金田一向来对这种事不感兴趣。现在,他也对这种品味产生了兴趣。砖瓦式的外观最适合轻井泽。
    美雪想来,的确有她的理由。听美雪说,这里的装饰是阿尔·努波式的,还有温和的曲线设计,配有植物的电灯是其最大特色的设计。
    金田一不太懂这方面的事,但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什么“阿尔·努波”。
    “对了,比吕说过,邪宗馆的单间就是阿尔什么式的……”金田一朝着屋顶念叨着。
    比吕说这话时正好是昨天的这个时候,真没想到,现在已经……
    “是呀……”美学的表情有些阴沉。
    “你是不是说简单的阿尔·努波式装饰很不错?能映出外面的绿色,不愧是作家呀,可是已经不在了,荒木……”
    金田一品味着口中苦涩的咖啡,心里浮想联翩。
    自己该如何接受比吕的死呢?一转眼,自己的好朋友就被人杀了,这一点本身就是一个打击。
    可是,他的死……应该说这个案子可能会给金田一带来更痛苦的打击。
    作为一个非职业的侦探对自己朋友被杀的案子指手画脚,本身就已经和纯矢、研太郎、琉璃子站到了不同的立场上,他们又会怎么想金田一呢?
    金田一好像被带回了六年前的邪宗馆。
    那年夏末,扭伤了脚,被父母接回家。从此往事就湮没在了时间的长河中,而今想想,真让人吃惊呀!
    这个案子对金田一来说,好像突然让他回到了过去。总有这种感觉。
    “该走了?”
    美雪好像厌烦了这样沉重的空气,离开了座位。
    金田一翻着钱包,准备付高额的咖啡钱。美雪走到服务台前,拿起一本杂志。
    “啊,这个,和阿一带来的一样,是最新版?”
    她啪啪翻看起来。金田一从旁边靠过去看。
    “什么?差不多,可内容大不一样了。”
    “不是那样的。”服务台中的店员插话说。
    “《轻井泽杂志》的特集报道是由季节而定的。所以,看上去没有多大变化,在王子饭店附近新建成了购物中心,我们又在那儿建了新店。只有这一带没有多大变化。您六年前来过吗?”
    “那时在这儿买过东西。”
    金田一从美雪手中抢过自己带来的《轻井泽杂志》递过去,店员歪了歪头。
    “什么?这不是六年前的,是七年前的。”
    “什么?”
    看看封面,按上面的日期推算,果真是七年前的。
    “奇怪,七年前没来过轻井泽呀。”
    “是不是当时把一年前的《秋号》当成当季的买回去了?一年前的杂志我们也会摆在这里的。”
    “我记得当时买的是最新号,难道被骗了?”
    “不是被骗了,是阿一搞错了。”
    “有的店是免费赠送前一年的杂志。”店员说。
    “也许是免费赠送的?嗯……忘了,没想到连六年前的事都记不住了。可是,连一年前的东西都没有发现不对劲儿的地方,看来也没有必要买最新号的了,美雪?”
    “拜托了,这本最新号的钱也加在里面。”
    “……”
    金田一回头一看,美雪没有听他的话,而买下了这本杂志。
    “喂,听我说呀!你没听到吗?店员说第二年就免费赠送了。”
    “不行,不行,轻井泽最有名的就是购物中心了,而且变化很快,必需得买最新版。”
    “最后都一样的。”
    “阿一之所以买了头一年的杂志,就是因为缺少有关轻井泽的知识!”
    “那时是小学生呀!”
    “是呀,所以,才要好好学习一下,就算内容不变,关于它们的话题却多种多样,所以,才有买的价值。”
    “你好像一下子变成轻井泽迷了。”
    “我是有这个打算。”
    “啊?目的是购物中心呢?还是咖啡店呢?”
    “啊,不光是那些了。看,这杂志,有采蘑菇特集。《寻找美味的野生蘑菇指南》,马上就要到秋天了,是采蘑菇的季节了。”
    “还是吃呀,我那本特集上也有相似的内容。”
    “你真啰嗦,阿一才应该多学习一些轻井泽的知识呢。轻井泽有很多作家,还有文学碑和有来历的地方。室生犀星,还有堀辰雄,都以轻井泽为舞台,写过很多小说。”
    “什么犀呀,堀的?”
    美雪有些吃惊,“是有名的文学家,名字总该听说过吧,谁让你在语文课上总睡觉的。”
    “反正日本人不学日语也会说。你看过他们写的小说吗?”
    “当然。”
    “你真是个优等生呀!”
    她嘟囔着走出店,天渐渐暗下来。尽管是八月末的盛夏,日照时间还是渐渐变短。
    “可是,阿一。”美雪认真地说,“这次案件发生地是邪宗馆,又与《邪宗门》有关,所以知道一些文学常识是会有帮助的。《邪宗门》的作者北原白秋也是与轻井泽颇有渊源的,那首有名的诗《落叶松》写的就是轻井泽道路两旁的树木。而且,被杀害的荒木也是作家。”
    “这么说,就拜托你了。”金田一说。
    美雪昂了昂头。“嗯,好呀。喂,阿一,没后悔把我带来吧?”
    金田一没有回答,走在停车场的沙地上,美雪看着金田一,默默在后面跟着。
    两个人相处那么久,美雪是很清楚的,金田一在忽然沉默的时候,心中一定在思考着什么。
    的确是那样。可是,不知道他思考的事情是否已经成形。
    金田一的脑中浮现着零乱的单词和理论,像水草一样漂着。都是过去的记忆,模糊的和忘却的事实。
    北原白秋的《邪宗门》……
    时隔六年重读它的不和谐感,如果缺少有关知识,就无法察觉。
    沉思。
    不变的。
    改变的。
    “喂,美雪……”
    他忽然站住,回头看着美雪。
    “什么,阿一!”
    “漫画杂志,你一般从什么地方读起?”
    “从开头读起呀。”
    “然后呢?”
    “……啊,然后一目十行地往后翻,看一些精彩的片断。”
    “是精彩的地方吗?”
    “什么?”
    “漫画中的精彩,不光是画面精彩吧?”
    “什么意思?”
    “就算随便翻翻,也要看一些文字吧?这样才知道是否有趣,然后再从头读起。”
    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美雪思索着,“不过,也有意外的,我在电视中见过速读报刊的人,只有快速翻看时,才能看懂意思,有些时候,无意识也能起一些作用呀!”
    金田一点着头走在路上。
    自己也许抓住了什么……
    某种提示瞬间闪过,金田一边想边走着。美雪默默跟在金田一的后面。
    他们好像一对吵架的情侣,不知不觉,金田一走过了邪宗馆,向着那间废屋走去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