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6年05月07日

    邪宗馆杀人事件·第二章5 - [【他山石】转载文章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aiolia-logs/29543037.html

    第二章:邪宗馆的惨剧

    9

    早晨相安无事,一切如故。
    从大厅的阳台向外望去,飘来了高原夏末清凉的风。
    要到餐厅吃早饭,必须通过大厅而不是走廊。
    要经过走廊的话就必须从厨房旁边绕一个弯,那是管理人堂本夫妇和女佣远藤树理专用的通道。
    “真是令人愉快的早上啊,阿一!”美雪站在窗前,沐浴着清风,感叹道。
    “啊……”金田一打着哈欠,说。
    他看了看壁炉上面的座钟,继续道。
    “刚刚七点,啊,真想再睡一会儿。”
    昨晚,美雪一晚上都睡在金田一的旁边。实在是睡眠不足呀。
    青梅竹马的两个人,从小就经常一起睡。不过,成了高中生之后,意义就有些不同了。
    美雪每次翻身,都把金田一往旁边挤,最终金田一睡到了地板上。
    “阿嚏!”由于冷空气吹进鼻子,金田一打了个喷嚏。可能感冒了。
    金田一吸着鼻子,从后面传来了健康的声音。
    “喂,金田一,刚起床吧?”是井泽研太郎。
    他很有精神,好像早就起来,抱着个篮子,里面是刚刚采来的草莓。
    “看,真红呀,是让远藤采来的。”
    “哇,真诱人。”美雪眨着眼睛。
    女人都喜欢草莓。金田一的母亲和亲戚朋友去超市购物时,总会买回两盒草莓,一盒叫“丰之香”,一盒叫“女峰”。
    金田一不讨厌草莓,所以三个人一天就能吃掉两盒。
    “哇,真不错,研太郎。”
    听到金田一的声音,常叶琉璃子从餐厅跑了过来。
    她好像在厨房帮忙准备早饭,所以身上戴着大兜的围裙。
    “有很多呢,留一半作为饭后的甜点吧。正好,可以做一个草莓蛋糕。”说着,她从篮中拿起一个草莓。
    “不行,琉璃子,洗过再吃吧。”绘马翠说着过来了。她坐在轮椅上,膝上盖着毛毯。
    纯矢一边推着轮椅,一边说:“不要紧的,妈妈。没有用过农药,不用洗就可以吃。”
    “哎,让你爸爸听到他又要说了。地面上生长的东西,怎么能不洗就吃呢?”
    “那是爸爸太敏感了。谁让他是研究菌类的呢,他是从来不碰我们采来的野菜和蘑菇。”
    “那你们还害怕虫子呢。”从纯矢后面走来的绘马龙之介把手搭在儿子肩上,说道。
    “啊,你在这儿呀,爸爸!”
    纯矢不好意思地坏笑了一声,他的神态也引起了众人的欢笑。
    真是一个其乐融融的早晨。至少到现在还很平静。大家都高兴地走向餐厅,却没有发现,其中缺少了“两个人”。
    也许大家认为他们过会儿会来,至少现在是这样认为的。

    10

    主人龙之介面前,端来了刚刚烤好的吐司,随即,“邪宗馆”的早餐开始了。
    金田一有些担心空着的那两个位子,可看着大家兴致很高地吃着盘里的东西,他也取来了一根香肠。
    透过朝东的阳台窗户,阳光隔着树叶照了进来,一直延伸到餐桌上。
    看着摇曳在白色桌布的条纹上的光线,金田一回想起昨夜袭来的那支铁箭,以及充满恐怖的恐吓信,简直像夏夜的噩梦。想着想着,他瞥了一眼琉璃子。
    她戴着围裙在餐桌前走来走去,脸上看不出异样的神情。
    昨夜的事,她对别人说了吧。去幽灵屋的事。在那里收到了恐吓信。不过,我告诉她要保守秘密的……
    金田一边想边吃着焦黄的吐司。这时,龙之介说:“比吕君和三岛君真慢呀。”说着,看了看妻子翠。
    “是呀,不过,三岛君有时心情不好就不吃早饭……”
    “的确是这样,不过比吕君彻夜写作的时候,总是第一个跑出来。谁去叫一下吧,是不是闹钟坏了。”
    “那我去吧,爸爸。”纯矢站了起来。
    “那我去叫三岛吧。”研太郎说。
    两个人没有吃完饭就出去了,饭厅显得很空旷。
    琉璃子和远藤树理拿来了大盘的草莓,可是,只有金田一和美雪伸手去拿。
    金田一喝着碗中的牛奶羊油蛋汤。龙之介匆匆吃完饭,留下妻子走出了大厅。
    “喂,琉璃子,你不吃草莓吗?”金田一问道,琉璃子坐在椅子上。“我在厨房吃过了,你俩尽量吃吧。”
    说着,倒了一些咖啡。
    “喂,琉璃子……”
    金田一真想问她昨晚恐吓信的事。
    “喂,翠,你知道吗?”龙之介大声喊着,走了回来。
    “什么?”翠回头问丈夫。
    “书。装饰在大厅壁炉上的《邪宗门》不在盒子里了!”
    “什么?不清楚,那么高的地方我也够不着呀。”
    连金田一都要仰望的那个装饰架,坐在轮椅上的翠当然够不着了。
    “说得倒是……”龙之介看了看金田一。
    “喂,金田一君,你看到那本书了吗?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那本书很珍贵,刚才还在大厅的。”
    金田一回想在通过大厅时的情景。
    用木头雕制而成的高大装饰架,上面有一个玻璃盒,和昨夜一样,旧书成直角立在那里。
    泛黄的封面。上面标有“邪宗门”……
    “的确还在那里,因为装饰架与视线差不多高,所以经过时瞥了一眼。”
    “是吗?”
    “我也看到了,应该在架子上。”
    龙之介听美雪这么一说,更加纳闷,说:“知道了,一定是有人拿走了,把大家都叫来问一下,就清楚了。”说着,快步返回大厅。
    金田一和美雪相视着站了起来,跟着龙之介走进大厅。
    这是只见纯矢一溜小跑进了大厅。
    “爸爸!”
    纯矢大叫着跑到龙之介身边,在耳边窃窃私语。
    “什么?”龙之介的脸色有些异常。
    纯矢发现了金田一,赶快说:“金田一,你也来!”一边招手,一边和龙之介离开了大厅。
    “怎么了?纯矢!出什么事了?”
    金田一追问着那两个人,没有得到回答。
    从龙之介的表情推断,一定发生了异常事情。
    纯矢刚才应该是去叫比吕的,难道是比吕出了意外?
    脑海中闪现出昨晚的恐吓信。
    他想到此,心情急切,心脏咚咚直跳。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    比吕的房间在一楼深处,离旁门很近。金田一跟着龙之介和纯矢冲进房间。
    “怎么了,金田一,比吕出什么事了?”
    听到骚乱,去叫三岛几真的研太郎出现在背后,推开了金田一。
    “怎么了,比吕不在?”研太郎环视了一下房间,说道。
    比吕的确不在,可是,除了敞开的窗户,屋内没有引人注意的异常。
    “喂,纯矢,到底怎么了?”
    金田一话说了一半,纯矢走进屋,指着床单。
    “看,这是什么?”
    金田一和研太郎及龙之介同时屏住呼吸。
    那是血迹,清楚可见。纯白色的床单上,留下了黑红色的血迹,足有手掌那么大。
    金田一本能地环视着房间,目光注意到了桌子上的锤子。待走近一看,也有少量血迹,还沾了一根像是头发的东西。
    咚!心跳的声音刺激着耳膜,他瞬时展开了无穷的想象。
    最坏的想象。
    挥起锤子,然后向着比吕的头部……然后离开现场,走向敞开的窗子。向外张望,没有人的踪影。
    向窗下看,但见散落着白色的纸屑。
    如果只有一点,金田一可能还察觉不到。可是,纸屑不只有一点,在铺有沙粒的地面上,零零星星延续数米,似乎是给金田一指引方向的路标。
    “阿一!”
    “金田一君!”背后传来了美雪和琉璃子的声音。
    金田一踩着窗框,跳了出去。
    捡起落在地上的纸屑。
    “是旧纸片……”
    “金田一君!发现什么了?”琉璃子露出脸,正要跳出去。
    “琉璃子,喂……”金田一没来得及阻止,她已经跳到了地面上。
    “等等,琉璃子!”研太郎和纯矢也跳了出来。
    “怎么了,比吕出什么事了?”
    金田一对焦虑的琉璃子说:
    “还不清楚,只是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    金田一背对着哑口无言的琉璃子,把捡起的纸片打开。
    那是泛黄的书的一页。来轻井泽之后,多次看到这种语言的罗列。难以理解的,像魔术一样牵动人心的诗。
    《邪宗门秘曲》。
    他脑海中马上回想起刚才的骚乱。
    忽然从架子上消失的《邪宗门》的最初版本。这一页一定是从那上面撕下来的。
    按着星星点点的纸屑的指引,金田一边捡一边向前走。琉璃子和研太郎跟在后面。
    正要走出邪宗馆的时候,美雪和龙之介从旁门绕了过来。
    纸屑星星点点一直延伸到坡路上。除了第一张以外,余下的纸到处都是将一整页撕成两三块,然后又团了一团。也许是为了“节约”。
    “路标”延伸了好一段距离。
    一边捡纸片,一边走在黑色的石子路上。渐渐地,进入了森林,光线也变弱了。
    这时,金田一开始判断出了目的地的位置。
    昨夜也来过这一带的。是的,是通往幽灵屋的路线。
    应该要走上十五分钟左右。正如金田一所想,纸片把他带到了废屋。
    金田一在最前面,研太郎跟在后面。正好和六年前的“冒险”时一模一样。
    可是,这回也许是真正的“案件”。
    这种预感让金田一迟疑了一阵,研太郎便超过金田一,抢先进入了大门。
    即使是正午时分,发着霉臭的废屋内依然漆黑一片。
    金田一等琉璃子最后一个进来之后,继续走向走廊深处。之后,必须用手电筒了。
    可是,谁也没想到要带这个。无奈,只有用龙之介的打火机照明了。
    “阿一,我还是待在这儿吧?”美雪在走廊前犹豫着。
    “啊,你就待在那儿吧!”金田一说。
    那样会比较安全。大概……
    正在走廊中慢慢前进,门口大厅又传来了美雪的声音。
    “阿一!”
    “怎么了,美雪!”他大声回应着。
    “这儿又有纸屑了,好像是封面!果然是装饰在大厅里的《邪宗门》最初版本。”
    果真如此。
    有人偷了它,然后把书页撕下来,撒到地面上,用来做路标,把金田一他们引导这座废屋……
    来到走廊的尽头,墙上依然是那幅画,依然是那个戴帽子的女子。额头上还插着那根铁箭。
    金田一像昨天那样,正要向左转,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,摔倒了。
    “好疼……混蛋……”
    他又一次打亮打火机,照了照障碍物。
    “哇……”
    不禁大叫着跳了起来。
    是尸体,一具变冷而僵直的尸体。是荒木比吕的尸骸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51劳心劳力运动节 2006年05月07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