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   今天上班,在单位的走廊上发现了很多年轻而陌生的面孔,同事们都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略带兴奋的讨论着。哦,原来,是新招聘的同事们来了。这时候才惊觉,就在一年前的今天,我走进了这个工作岗位,成为大集体中的一名新人;而一年后的今天,又一批新人到来,看着这些年轻的身影,恍如依稀看见去年的自己的轮廓,而我却已经从新人的身份变成了“前辈”。如此身份的变换,一时间还真有些心理调适不过来,有种莫名的异样的错觉,好像还在做梦一般。但回首一想,才感叹这一年过去的飞快。

        于是我只能恍然大悟——我老了!

  •     这星期真不知道作了什么孽,有够倒霉的…………

        大前天请假提早下班,打算去派出所办个事。刚走到车站前不远,就看到公车正准备离站了。我一路狂奔过去,不停挥手示意,结果也没能让司机稍等。我就这样看着她扬长而去。哎,不要紧,还有其他班次。与其在这儿花15分钟等下一班车,不如走到马路反方向的另一个车站去搭其他车。然而刚走了一半路程,一辆目标中巴又疾驰而过...
  •     今天早上因为有些事情,出门得比较晚,而且还眼睁睁的错过了三班车。结果比平时晚了很多,眼看就要迟到了。本来以为这倒霉的一天心情都会很糟糕,谁知道世事果真难料。在半路上,上来一个熟悉的面孔,居然是许久未见的中学同学。意料之外的惊喜,让我一整天的心情都因此立刻大转弯靓了起来。一问才知道原来他和我一样也是天天搭这趟车上班,但他上车时间较晚,所以这么久以来我们都未曾遇到,直到今天我意外迟到才跟他碰上面。人生巧合之不可预料可见一斑...
  •   第三章:邪宗门的不在场证明

    5

    “混蛋,太奇怪了!”金田一胡乱摔着空咖啡杯。
    “等等,阿一,杯子会碎的。碎了,要赔的!这是理查德牌的!”美雪小声说。
    “真烦人,你怎么知道这个牌子,是不是去过那个恶男的公寓?”
    恶男指的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明智健悟警视,此人是和金田一有些关系的人物。
    最近,美雪常到他公寓去玩,金田一有些不快,毕竟美雪是...
  •   第三章:邪宗门的不在场证明

    3

    除了绘马夫妇,所有人都集中到大厅。
    早餐时没有露面的三岛几真也来了。他插着双手,靠在壁炉上,脸上已没有昨日的神采。
    管理人堂本夫妇不知在忙着什么,在房间里走来走去。
    琉璃子、研太郎和纯矢三个人坐在沙发上,低着头,像在祈祷一样。
    “阿一!”
    美雪看到金田一回来后,十分高兴地站起来,眼睛有些湿润。美雪昨天刚刚作为客人来到邪宗馆,却经历了一场恐...
  •     不知不觉,七天的劳动节假期就这样过去了。我哪儿也没出去玩,这个时候出去,不是游玩,是劳心劳力,比作运动还辛苦。不过我过的也算充实,整理硬盘里成G的音乐,在更新一下主页和博客,再看看电视,偶尔上街逛逛,一样很多事情可做。

        不过明天就要上班了,还真没恢复感觉,呵呵。今天没兴趣更新Blog了,维持放假心情一天,哈哈!
  • 第二章:邪宗馆的惨剧

    9

    早晨相安无事,一切如故。
    从大厅的阳台向外望去,飘来了高原夏末清凉的风。
    要到餐厅吃早饭,必须通过大厅而不是走廊。
    要经过走廊的话就必须从厨房旁边绕一个弯,那是管理人堂本夫妇和女佣远藤树理专用的通道。
    “真是令人愉快的早上啊,阿一!”美雪站在窗前,沐浴着清风,感叹道。
    “啊……”金田一打着哈欠,说。...
  •     不知不觉间,邓伟标官方网站(http://www.danielmusic.cn)已经改版了,看来今年又会不少大动作,呵呵。一起来看看他的新动向!

        《空》在德国发行了黑胶唱片的版本,看来要将发烧进行到底,哈哈

        另一个大消息,邓叔2006年的最新作——《红楼十二钗》。和前作《古城今昔》相似,是以缪晓铮的琵琶作为主奏乐器。虽然暂时官网还没有公布更多详情,不过依然值得期待!

  •     昨晚没休息好,今天早上起来就晕头转向。勉勉强强上班,脑子几乎处于停止运转的状态,根本没办法干活儿,只好趴在桌上休息了半个小时。虽然其实没睡着,但精神总算好些了。不过还是很想睡觉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• 2006年03月02日

    光之川 - [【杂芳斋】日记随笔]

        我的一位老友,今天终于把六级给考过了,呵呵呵。虽然好像这其实不算很值得炫耀的事情,尤其是当他之前已经考过#$$#%(此处为系统自动屏蔽……)次,嘿嘿,不过还是可喜可贺啦!

        这位死党的ID是光之川,据他说是来自同名的钻石。下面这张照片就是这颗重186克拉,史上最古老的钻石之一,镶嵌在伊朗皇冠上的“Darya-i-Nur 光之川”—&mdash...